教学E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写作专区 > 学生作品

学生作品

致富村中柳絮飞

上传/作者:杨雅岚 2022-06-04学生作品 加群
春天到了,村外的柳絮像荡着秋千的顽皮孩子,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上下纷飞,在你不注意时,轻轻地蹭着你的脸庞,蹭得你痒痒的,当你想伸手把调皮捣乱的它抓下来时,它又仿佛能未卜先知,轻

春天到了,村外的柳絮像荡着秋千的顽皮孩子,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上下纷飞,在你不注意时,轻轻地蹭着你的脸庞,蹭得你痒痒的,当你想伸手把调皮捣乱的它抓下来时,它又仿佛能未卜先知,轻盈地荡了一个圈,乘着风走远,这里是远近闻名的致富村,几年前,这里还不叫致富村,因为居民大多姓王,而叫王庄。

王军和朱丽婚后一年,两人有了一个儿子,迫于生计,小两口外出打工,孩子留给奶奶照顾,临近年关,街上到处是浓浓的年的氛围,外地的人们忙着回家过年,本地的人们忙着置办年货,偶尔碰到熟人,相互聊着家常,窗外飘着的雪花,是冬日里的可爱精灵,用它们手中的魔杖,施放神奇的魔法,为大地裹上银装。霓虹灯仍旧工作着,在静谧的深夜,不停变幻的色彩更为雪夜添了一份旖旎,王军披着厚厚的棉衣,抱着肩膀站在窗前,指间夹着一支短的几乎要烫着手指的烟,望着窗外纷飞的大雪,一言不发,只有脚下一地偶尔闪烁一下的烟头,揭示了他内心的纠结与烦躁。朱丽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张儿子的照片,暗自垂泪,屋内里弥漫着浓的化不开的沉寂,窗户一直亮着,远处的某个地方,隐隐约约传来一声鸡鸣。王军咬了咬牙,扔掉手里的烟头,因为彻夜未眠,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转过头对妻子说:“你收拾行李,我现在就去买车票咱们回家”。

几天的舟车劳顿后,他们回到了家乡,站在自家庭院前,竟有些近乡情怯。推开门,一个小男孩背对门口,轻轻翻动一本放在桌上的图书,听到声音后,转过来看着他们,认真地辩认,是否是自己见过的人,转过头,大声地对屋内呐喊:“奶奶,有客人来了。”朱丽刹时,泪如雨下,王军也红了眼眶,这个在大城市中讨生活的男人此刻眼底是心酸与无奈,背过身去,他的肩膀在轻轻地颤抖。

春节过去,春天迈着轻盈的舞步悄悄地、悄悄地到来。在她的盛情邀请下,柳树唤醒沉睡一冬的嫩芽,小草钻出大地母亲的怀抱,河水奏响沉寂许久的乐音,它们一同舞出一曲优美的春之华尔兹。王军却在过年走亲访友之际迷上了麻将,朱丽劝他,他非但不听,差点对妻子动手。朱丽一气之下回了娘家。王军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都在和土地打交道。劝儿子,儿子左耳进,右耳出,老两口也失望了,干脆眼不见为净,出了远门。王军天天找人打麻将,有时一夜不睡,眼底布满血丝。天气渐暖,王军家地里满是杂草,同人家绿油油的庄稼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军打麻将时就将儿子带在身边。这天,他的手气特别的好连连赢钱,王军越来越沉迷也没注意到坐在一旁的儿子是何时不见的,天色渐暗,坐在王军对面的打牌的人伸了一个懒腰,舒缓筋骨,离开了。人都走了,王军也乏了,头一偏,王军发现儿子不见了。他本以为小孩子贪玩,可他找遍了房前屋后都没有找到儿子,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一路小跑挨家挨户地询问,可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他的脸上满是汗水,因为跑了很久,也因为着急。他身后是此起彼伏的呼喊是村里的乡亲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知道孩子不见的消息后,和他一起寻找,王军发现就连平日里和他家是死对头的李立家的人也在人群中积极地寻找,他们脸上也如自己一样是晶莹的汗水,他们的眼底也如自己一样是满满的担忧。王军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他体会了人性的率真与温暖。心里十分感动也无比地后悔,自己打牌上瘾他决定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今夜无月,夜空像一块上好的黑天鹅绒,上面闪烁的星星,像顽皮的孩子在不停地眨眼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色渐渐退散,天空泛起鱼肚白,众人找了一夜,可还是没找到。突然,王军想起儿子平日喜欢在村外的杨树林里玩,他顾不上告诉别人,在那棵最大的杨树下,小家伙睡的正香,一阵微风起,一团柳絮落在孩子的鼻尖,孩子刚举起手,那团柳絮仿佛和他躲猫猫般又转身飘远。

经此事后,王军彻底戒了麻将,接回媳妇,诚恳的认了错,他和村委会商量后,开发了村后的荒山做起了生态农业,收益颇丰,第二年在村委会的大力支持下王军带着全村人一起做生态农业,几年后这里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村。

 

评语:

景物描写逼真,遣词造句贴切得体,景随情生,情景交融。叙事有一定的起伏感,体现了情节的曲折美,引人入胜。


文章评论